百文择 > 玄幻小说 > 掌贵 > 第五九九章 只为解气
    百文择【www.cn100ze.com】

    既入了宫,程紫玉便顺道去了昭妃那儿一趟。

    名头么——自是探病。

    目的么——既去看看昭妃究竟多寒酸,也去看看这位前世的准婆婆有多悲惨,若有需要,她也不介意再给昭妃寻点刺激。

    礼物么——她早就备下了。有朱常安最“喜欢”的药材和昭妃最“喜欢”的华丽丽锦盒装了的一份礼。

    到了后,她也终于明白了文兰为何能嚣张而来,霸气开腔,潇洒作为,而不用顾忌其他。

    只因昭妃这宫里着实冷清,许是禁足久了,又从不得圣宠,先前两边偏殿的才人贵人也都搬走了……没有外人啊,不错。

    今生程紫玉与昭妃并未撕破脸,但她的到来显然还是让管事嬷嬷含蓄谨慎地表示,“娘娘病着,不便见客”。

    但程紫玉很没眼力地回答:“正是病着,才来探病。过而不入,才是无礼。探而不视,委实难安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便带着人抬步而入。

    嬷嬷挡不住又不敢强硬,毕竟眼前这是红人可自家王爷不在京,实在硬不起来啊。

    再次踏足昭妃寝宫,真真是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久,就算和前世连接,也就只有一年多。

    可她突然想笑。

    历历在目的记忆里,这里是何等的富贵华丽,可此刻,这都是什么?

    比自己前世初次踏足也差了不下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挂的摆的用的,都是宫中最普通份例下发的物件,实用大于精致……这些东西,哪有中高位妃嫔会用?昭妃她还是堂堂王爷之母呢,难不成还是玩简朴吗?

    文兰砸了多少东西,砸的是什么东西,她都问过了。文兰没找到值钱的东西砸,而她也看不见那些昭妃视若珍宝的私藏。肯定是不对劲。

    管事嬷嬷接了礼,客套了两句。

    看在程紫玉带来的那两只华丽锦盒面上,嬷嬷面色好看了不少。

    只不过,打开了锦盒后,她那脸再次垮下了。

    送什么不好?药材?这里缺药吗?这宫里,看病不要钱,怎会缺药材?按着你的身份,怎么不送人参鹿茸灵芝?

    另一只锦盒里嘛……嬷嬷原本还一喜。里边是只单臂长的工艺瓶,一眼瞧去,流光溢彩的。

    可一细瞧,是梅瓶。而那瓶身上,偏偏画的是……兰?

    是故意的吧?

    现下,还有谁不知她们主子最恨兰?她们主子最倒霉?

    这是提醒她们主子文兰的跋扈猖狂?还是骂她们主子霉运当头?

    嬷嬷火辣辣的眼神扫到程紫玉身上。

    程紫玉则一脸淡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嬷嬷可别小看这瓶,这梅瓶前几天刚出窑!是程家京城工坊第一批成品。稀罕着呢。崔老爷出价八百两我都没卖。”

    是没卖。因为是残次品啊!新窑嘛,总需要磨合的。怎么也得烧坏个几窑。这釉层有些问题,但只有能行家能看出来。这样的东西,正配昭妃。

    程紫玉可打了一手算盘,说到底,她这一趟,是来看看昭妃究竟是不是真穷。若真,那这瓶昭妃肯定是要出手换银子的。别的地方她插手不得,但陶市上,想要盯住这只瓶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既是一个论证,也能叫昭妃卖瓶过程中再享受一把刺激……

    那嬷嬷见程紫玉神色坦然,并无故意捉弄之意,暗道是自己多想了,自然赶紧收起了古怪表情,转而热络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那般,还真是个好东西。头一窑,自然是卖高价的。乖乖!八百两都没卖,不知道能卖多少。

    “哎哟,老奴老眼昏花,不识好东西。翠儿,赶紧收起来。这么个贵重东西,可别磕了碰了,先收去库房。”自然要收起来,否则叫娘娘看见了又要急火上头。御医可说了,娘娘心火旺盛,这病要细心将养着,万不能再受刺激了,否则再晕上几次,便有些中风的危险。

    而嬷嬷没注意到,程紫玉给了柳儿一个眼神,柳儿收到,便帮着那翠儿装起盒来。翠儿正愁这高瓶拿不动,自然谢了又谢……

    程紫玉勾了勾唇,所以,这礼还有个用途,就看柳儿的了。

    这边倒是没想到,听到她来了,最近晕了醒,醒了晕,昨日才勉强完全清醒的昭妃竟然见了她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文兰的杀伤力很大,程紫玉前世今生,这都是头一回瞧见昭妃憔悴如此,足足似老了十岁,眼角皱纹都多了好几道。

    不过,程紫玉更没想到,昭妃一开口,便让她无语了好几分。

    昭妃靠在了床头,用今生第一次见面时那种和蔼的眼神看她,并招呼她上前,更伸手要来拉她手。

    程紫玉再次很没眼力地忽视了她悬了好几下的手。可她,神奇般地忍下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郡主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说,咱们皇室的公主都没郡主好看。真不想荆溪那地界那般养人,竟能养育出你这般瑰宝般人物来……”昭妃说的很吃力,但让程紫玉唇角直跳的,还是她的卖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说的不仅仅是你的相貌,还有你的气度。那可是万中挑一的,咱们大周公主都没得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有意思!程紫玉心里连翻了好几个白眼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没有接话,不是她想知道昭妃要做什么,因为无事献殷勤,肯定没好事。而是她想看看昭妃还能不能继续往下夸。

    这话是好听,不是因为她爱听,而是前世没听过。她就是想看看这人能违心到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昭妃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这人脸皮怎么那么厚?怎么不接话?此刻不是应该连道不敢,表示谬赞,然后反过来恭维吗?

    这不接话,叫自己怎么演下去?

    但哪怕是独角戏,昭妃也咬牙坚持了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礼数也好。多孝敬,还知道来看我,你可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又拿了好几万两来修路?几万两能一捧而出,也是有底气。想来挣的就更多了吧?对,你们还是皇商呢,可不得赚得盆满钵满。”

    “荆溪的买卖就那么赚钱,这还一下又做到了京城。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澳门星际注册网站-澳门注册网站-澳门注册官网_中国佰择网